我和我的父辈好看吗?(我和我的父辈讲的什么故事)

“我和我的”系列第三部国庆献礼,有笑有泪,满满期待下影片质量不负众望。

而一众男导演里章子怡作为唯一的女导演引人注目,也用一部献礼航天人的《诗》证实了女演员章子怡作为导演的实力,是这部电影中很大的惊喜。

1

面前是昼夜温差极大的怒吼狂风,身后是漫天席卷的肆虐黄土。

这里,就是1969年的“长征一号”火箭发动机研究基底。

在带领祖国人民奔向太空的路上,正有一群人奋战在此。

随着又一声爆炸的巨响穿破天际,发动机设计师施儒宏和他的团队再次经历了一轮失败。

找不到穿火点就永远解决不了发动机的设计问题,施儒宏决定下次实验要用双眼来观察整个电火过程。

跳出“时间紧任务重”的航天科研,施儒宏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爸爸,他与妻子和一双儿女共同生活在这片黄色的土地上。

今天,儿子因为出门打架被罚站,擅长调解家庭矛盾的爸爸假装打儿子,却全都敲在自己腿上。

可算让妈妈同意孩子坐下吃饭,却发现原来儿子打架是因为其他小朋友说“做鞭炮的爸爸随时有可能被炸死”。

小孩子最单纯却也最敏感,施儒宏便告诉儿子,爸爸的工作就是每天用神奇的工具在天上写诗。

然而,在下一次实验后,写诗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

找不到爸爸的儿子哭喊着,他用孩童的视角一点一滴地观察着初代航天人的日常生活,也用自己坎坷身世记录着另一段关于坚守和失去的秘密。

儿子不知道,妈妈也是研究所有名的“郁师傅”——一位手艺高超的药面雕刻师,专门负责为火药发动机推进剂整形,这更是一项无法用机器代替的高危工作。

如今,既当爹又当妈的母亲,不仅要一个人扛起这份家庭的责任,还要在随时可能牺牲的“战场”上为自己的坚守而奋斗。

至此,一位坚强的女航天人从银幕中走出来,借爸爸为儿子写诗的由头道出了初代航天人对未来和宇宙的浪漫畅想。

2

为梦想不计得失,为科研奋不顾身,为家庭忍辱负重,女演员章子怡又是如何把自己变成这样一位“郁师傅”的呢?

所有的生动,都来自她对情绪的精准把握。

生活之“喜”是与孩子们的互动。

妈妈唱红脸佯装生气,但教育完嘴角露出的微笑却是艰苦生活里最简单的幸福。

严母之“怒”是丈夫去世后对儿子的爆发。

她把发狂的儿子丢在大雨里,却只用一秒钟就重新开门唤孩子回来,表面上怒气难消,实则全是母亲的无奈与不忍,而这些情绪皆在一个动作里巧妙传达。

命运之“哀”是丈夫离世后的隐忍。

为了不让孩子们知道真相,她只能把悲伤掩藏起来,直到谎言被戳破的那一刻才能放声大哭,释放所有的崩溃。

辗转之“乐”是阅尽千帆的释然。

无论是女航天人还是母亲,都不是容易的角色,可郁师傅的所有付出都在火箭升空的一瞬间浓缩为最简单的笑容,铭刻在历史的记忆里。

她吃尽了生活的苦,却也收获了期待已久的甜。

这一刻,没有国际影星章子怡,只有甘之如饴的郁师傅,因为身为女演员的“她”把自己彻头彻尾变成了五十多年前的“她”。

最显手艺的是,这场银幕内外的彼此成就,仍然是由女导演章子怡本人亲手缔造的。

短片《诗》一开场,章子怡便用一个长镜头展现了初代航天人的生活环境,黄土地上只有孩子,而时不时发生的惊天巨响还有可能夺走其中一个孩子的至亲。

为了还原戚发轫院士所描述的那种“艰苦而幸福的生活”,场景铺设之外还要展现当地恶劣的气候条件和极其有限的物质水平,调度风雨、架设机位、服装道具乃至食物、语言,都是必须认真核对的细节,也是整个故事年代感的根本来源。

正是这种用心,让《诗》达成了视觉层面的成熟与完备。

在此基础上,章子怡导演还用回忆剪辑与最终的点题诗篇为短片“保温”。

当黄轩与章子怡以父母的身份朗读那首送给孩子的诗时,他们用角色的人生轨迹证明,“火箭是为了梦想抛弃自己的东西,生命是用来燃烧的东西,死亡是验证生命的东西。”

细腻又复杂的情感,在父母子女相处的点点滴滴里流淌出来,汇流在生命与死亡的交叉路口,内里装着航天人对宇宙的无穷想象,外在氤氲着父辈对后人的无限希冀。

3

事实上,《我和我的父辈》筹备之初,作为四个团队里唯一的女导演,章子怡就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要拍一个以女性为主的故事,因为父辈的群像里不应该只有男性。

8个月的时间,章子怡采访了几代航天人、创作了十几版底稿,就是为了在飞天之路中挖掘一次真实而细腻的感动。

最终,药面整形师徐立平给她带来了灵感,而这个从导演、摄像、编剧到剪辑都是女性的创作班底,一起翻山越岭、攻坚克难,以温柔之姿冲破传统的激昂套路,成功让建设年代的故事以另一种面貌被重新激活。

也恰恰是这一股来自女性的力量,让负重前行的郁师傅、极尽所能的女演员和挑战自我的女导演,从“她”变成了“她们”。

不仅为父辈群像提供了性别平衡的色彩,也让在过去闪闪发光的女性力量一直照耀着岁月静好的此时此刻。

当然,这种平衡最终指向的,其实是流淌在中华民族血液里甘于奉献、无惧无畏的生死观。

它从来不是专属于某个性别的特例,只是面对民族大义与时代召唤时,刻在每个中华儿女骨子里的气节。

因为,这个民族的发展之路证明——“渺小的尘埃是宇宙的开始,平凡的渺小是伟大的开始”,而承载希望的孩子与未来,是让平凡的父辈们想创造新世界的开始。

我们这个民族,自古便深知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无穷动力,如今更是以跬步决胜各行各业的千里之外,这股无惧无畏的勇气,就是父辈流传下来最宝贵的基因密码。

也正是在这种民族气节的感召下,章子怡借“诗”言志,以女性视角完成了一次温柔的记录,跳脱传统又充满新意,书写了一部联结过去与未来、父辈与我们的生动诗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