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达摩院是什么机构?到底是干什么的?

记得年初,大部分人把马云跟特斯拉的马斯克做对比,一个上天、一个下地。

有人就提出,2019年在上海举办的 “ 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 两位马先生的对话,大概意思是这样。

  • 马斯克 —— 我要造火箭上太空,移民火星,造福全人类。
  • 马云 —— 我对火星没兴趣,我只在乎当下。

整个对话,不管在火星话题、人工智能、教育等等方面,马云基本都处于下风,马斯克是站在一种 “ 大义凛然 ” 的角度来进行反驳,而马云的 “ 当下 ” 主题略显无力,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场 “ 对决 ” 相当精彩。

不得不说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一直都说 “ 做人要活在当下 ”,但是真正去这么做的时候,又会说不思进取。

恰好2021年初,马斯克又当了世界首富,这一反差真应了那句话 “ 墙倒众人推 ” ,并且没有太多人挺马云。

那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可以说是马云自从被大众认识之后,第一次遭遇名声 “ 滑铁卢 ” ,从人见人爱的 “ 马爸爸 ” 变成万恶的 “ 资本家 ” 。

但是马云所坚持的 “ 当下 ” 并不是空口白话,阿里巴巴不是只有支付宝、天猫、蚂蚁金服等等,还有一个神秘的分支 —— 达摩院!

而 “ 达摩院 ” 的创立就是马云 “ 当下 ” 的最好证明。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达摩院,但却不知道达摩院具体是干什么的,甚至对达摩院一点都不了解。

2017年10月11日,在阿里云栖大会阿里巴巴 CTO 张建锋(花名行癫)宣布阿里巴巴成立全球研究院 —— 阿里巴巴达摩院。

阿里巴巴达摩院(The Academy for Discovery, Adventure, Momentum and Outlook,Alibaba DAMO Academy)简称:DAMO,是一家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以人类愿景为驱动力的研究院,是阿里在全球多点设立的科研机构,立足基础科学、颠覆性技术和应用技术的研究。

达摩院的初始启动资金就高达1000亿,后续将继续增加2000~3000亿,这也看出马云对达摩院的重视以及决心。

那达摩院到底是干什么的?

讲得通俗一点,并且我们都知道的大分类专业名词就是:

  • AI
  • 5G
  • 芯片
  • 云计算
  • 量子技术

拿量子技术来讲,相比传统计算机的计算速度,就是 “ 算盘 ” 跟 “ 计算机 ” 的区别, “ 走路 ” 跟 “ 火箭 ” 的区别,而且还要胜过千万倍。

并且达摩院的研究不限于上述方面,这是神秘之处之一,你永远不知道它现阶段在研究什么,究竟研究到什么阶段。

这大分类之下还有无数细分,文章后续我会讲其中一些达摩院的已经适用研究。

达摩院 “ 牛 ” 得不是这个部门,而是里面的人。

你以为里面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程序员吗?错!其实里面每个都是 “ 扫地僧 ” ,是全球精英汇聚。

我举个人物例子,你就明白了。

柏灌 —— 达摩院视觉AI工程师;清华大学博士;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他在达摩院里面真的是 “ 扫地 ” ,只能在底层用AI技术做一些视频修复工作。

清华大学博士去修视频?叹为观止!在达摩院里89年左右的博士后,87年左右的教授多不胜数,你现在能大概想象到达摩院里的人都是什么人了吗?

柏灌虽然只是做一些简单的视频修复,但是也不影响他的发挥,他能将手上的工作转为AI为他工作,并且天天 “ 摸鱼 ” ,他自己表示:摸鱼可以帮助他研发AI代码,不想天天低头当程序猿,我只能说:绝!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震撼,我现在说说达摩院里的学术咨询部分成员。

高文 —— 北京大学数字媒体研究所所长、系统芯片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梅宏 —— 青鸟系统主要创始人、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朝晖 —— 浙江大学校长,之江实验室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黄如 —— 最年轻的中科院女院士,纳米尺度新型半导体器件、工艺技术及相关应用技术领域学者。

Michael I. Jordan —— 美国三院院士,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级泰斗,两位根目录人物之一,众多知名AI科学家的导师

George M. Church —— “人类基因组计划 ” 领军人物、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

看这些人物,是不是突然发现达摩院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达摩院绝对是 “ 顶尖级别 ” 的研究院!

达摩院里还有一个高手群集的地方 —— 光明顶。

  • 霜波 —— S11的技术大队长。
  • 范禹 —— 阿里合伙人。
  • 扬青 —— caffe tensorflow pytorch 通用深度学习框架,主要作者。
  • 飞刀 —— 全球数据库领域技术领军人。
  • 平畴 —— 阿里副总裁、淘系技术负责人。

这些人都在其中,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如果你拿 “ 1000万 ” 跟 “ 清华北大 ” 让他们去做选择,无一另外都会选择 “ 清华北大 ” ,因为在达摩院里面,1000万对很多清华北大文凭的人来说真的是小意思。

里面最值钱的是一面挂满 “ 学术论文 ” 还有 “ 专利 ” 的展示墙。

所以别再说学历没用了!

现在达摩院的精英数量没有明确数据可查,具体是什么人,有多少人,不得而知,知道的只有一些大家熟知的人物代表。

外界流传着达摩院目前有4000多人,所有人都是各个领域的硬核科学家,那像柏灌这样的清华博士怎么算呢?是不是也在其中?这也是达摩院神秘之一。

有人知道 “ 达摩院 ” 在哪里吗?

如果有了解的朋友一定会说:杭州、上海、北京,甚至是纽约、特拉维夫。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达摩院无处不在。

达摩院一方面在全球建立自主研究中心,另一方面也在和高校、研究机构建立联合实验室,而且按目前情况,原先的1000亿已经满足不了达摩院发展,比如在研究芯片方面,那投入是远远不够的。之后人数以及投资会进一步增加,组成达摩院的 “ 技术大脑 ” ,所以到处都是达摩院的踪迹。

达摩院内部如果要区分研究类别的话,应该分为:

  • X实验室
  • 数据计算
  • 机器智能
  • 金融科技
  • 机器人

上述5大类别,一共14个实验室,遍布全球各地。

  • 美国硅谷实验室,主要负责芯片研发。
  • 新加坡实验室,主要负责研究人工智能。
  • 杭州实验室,主要研究通过大数据分析如何优化交通。

等等… …

而在2021年3月,又新添了1个实验室专门针对5G研究 —— XG实验室,所以共计15个实验室。

为什么说 “ 达摩院 ” 是马云 “ 当下 ” 的论据?

回顾文头的简介:达摩院 —— 是一家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以人类愿景为驱动力的研究院。

什么是我们的愿景?当然是活得更好,优化我们当下的生活才是唯一标准。

现在来列举一些达摩院的研究以及成果:

一、“ AI之耳 ” 全球首发

听障人士的福音,语音AI实时显示直播辅助字幕,让听障人士也能看直播,看春晚,看懂网课,识别准确率高达99.19%。

因为你不是听障人士,所以真的无法感同身受,那种无法与家人、朋友分享一起观看的乐趣,他们都是生活在无声世界当中,在 “ AI之耳 ” 发明之前,聋人仅仅只能靠手势来交流。

并且对于我们健康的正常人来说,“ AI之耳 ” 也能通过设置,提供中英双语的识别以及翻译,未来将会有更多语种。

这有什么用?

一句话:用世界先进技术,实现无障碍世界。

聋人朋友可以更好地交流,分享快乐。而我们普通人与国外友人也可以实时通畅交流,如果运用在直播中,是不是我们可以买外国产品?或者国外友人可以通过直播购买我们的产品?

是不是我们的美好愿景?

二、芯片+意念=控制

用意念控制实物是不是很天马行空?其实已经有实际案例了。

一位72岁高位截瘫男性患者,在这种操作下,能短程控制机械臂给自己喂食,还在电脑上打麻将。

去年8月,浙大医疗团队联合医院,把2个4毫米的电极植入这位患者的大脑皮层,实现了大脑植入式 “ 脑机接口 ” 互动,然后完成上述 “ 意念控制 ” 。

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但是真的很牛,达摩院也在做此项研究。

瘫痪患者无法行动,用 “ 意念 ” 来完成已经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大大降低了生活无法自理的情况,而对我们平常人,也可以代替进行一些高危工作。

虽然此项技术尚未成熟,但未来可期。

达摩院还有很多研究以及成果,无一不是为了服务我们,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 无主机PC端计算 —— 无影 (Cloud computer),它是一部云电脑,只需要配置一个屏幕,任何大小,就算只有手机的尺寸,也可以完成电脑所有功能或者完成一般电脑完成不了的事情,如:非常复杂且大量的运算、渲染超大内存的视频也不需要高配置的显卡等等。
  • 达摩院智能机器人 —— 小蛮驴,已经开始代替人工送货,它的反应速度比人要快7倍,能在0.01秒之内检测到100多种物体的运动轨迹,有的人肯定又会说,那快递员、外卖员的活又没了,我只能说见仁见智吧,也没必要争论。
  • 城市大脑 —— 可对整个城市全局实时分析,已经在杭州、苏州、上海等城市落地,在交通信号的优化、火情消防智能检测、垃圾清运管理、路边泊位智能调动等方面都得到巨大提升。

达摩院还有太多太多的研究,短短几千字根本说不尽道不完,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了解吧,在产品这块,我就说到这里。

还是回到 “ 当下 ” 的话题,我们也发现了,这的的确确是当下的进步,也渐渐满足我了的愿景。

2017年,马云成立达摩院的时候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们必须为社会、为时代、为世界去做些事情,担当的责任才对得起这些资源。有一天,我们要做一个跟微软不一样、跟贝尔实验室不一样、跟英特尔研究院不一样,必须做一个最适合这个世纪的研究院,做一个自己明白清楚未来发展的研究院。

国外的一些研究院,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但按目前的科技很难应用到现实生活中,达摩院创立之初,马云就为其定下原则:

  • 要以解决社会问题为导向。
  • 要做以基础科学和创新性技术的研究。

这就是马云 “ 当下 ” 的证明。

达摩院是绝对的正能量,相比马斯克的 “ 火星移民 ” ,我更喜欢马云的 “ 当下 ” ,活在当下然后在当下中进步,而且在我个人看来 “ 火星移民 ” 是一种悲观主义。

马云曾说:希望达摩院能 “ 活得 ” 比阿里巴巴久。

阿里巴巴最珍贵的宝藏不是支付宝、不是蚂蚁金服更不是淘宝,而是达摩院,起码对我们来说达摩院在未来是 “ 无价之宝 ” ,也将成一个标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