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政府出台两项新扶持政策,支持快递进村

新华财经济南7月8日电(记者贾云鹏)作为打通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末梢”,快递下乡进村意义深远。记者调研发现,各地在“快递下乡”基础上推进“快递进村”过程中,普遍遭遇件量少、成本高、网点缺等“最后一公里”难题。为此,不少地方通过探索快快合作、邮快合作、交快合作等模式,初步构建起县乡村三级物流快递体系,群众需求得到较好满足。同时,业内专家和基层人士认为,这些模式各有优势,如何落地仍存堵点难点,从长远可持续看,推进农村客货邮、快递电商“两个融合”,使农村由单纯“收快递”向“产快递”“收快递”并行转变,可真正打通梗阻,助力乡村振兴。

“快递进村”加速跑 “最后一公里”遇梗阻

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快递下乡进村既能加速释放农村消费需求,又能实现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畅通城乡双向流通通道。国家邮政局于2014年启动了“快递下乡”工程,经过七年的持续推进实施,我国快递服务网络不断健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98%的乡镇已经建有快递网点,基本实现“乡乡有网点”。

县、乡两级快递服务网络的建立,使“快递进村”具备了现实基础。国家邮政局提出,2021年将提高建制村快递服务通达率,东部地区基本实现快递服务直投到村,中西部地区分别达到80%和60%;到2022年底,我国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在此背景下,各地纷纷采取措施加快推进快递进村,并取得明显成效。根据国家邮政局的统计,2020年全国邮政快递业务量达833.6亿件,其中农村地区业务量超300亿件,比重为36%。而2019年,这一占比只有24%左右。

虽然发展迅速,但快递“下乡”到“进村”,打通这“最后一公里”却并非易事。记者在山东多地调研发现,由于农村居住分散、快递件量少、派送成本高,想要实现“村村通快递”难度不小。“以末端派送为例,从乐陵城区到乡镇每件派费约0.7元,从乡镇到村每件派费0.3元,相对于村多件少,派费明显低于增加的成本。”山东乐陵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杨海峰说。

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江分析,一方面,农村地区快递业务量较少,盈利能力不强,导致快递企业在农村设点动力不足。另一方面,分散的人口、较长的路线、较高的运营成本又造成快递进村派送频率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地区业务量的增长。

山东省拥有建制村数量为6.7万个,目前建有快递进村服务点的建制村已达2.53万个,数量居全国第二位,但离“村村通快递”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为此,今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电商、快递进农村”,并从资金、设备、管理、系统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在乐陵市,现有的11家快递企业面向城区及16个乡镇(街道)提供快递服务。杨海峰说,2020年前,这11家快递公司各自为战,为了争夺业务打起“价格战”,形成恶性循环,不仅企业业务没得到发展,村级网点没建几个,快递进不了村,群众也未能受益。

“抱团取暖”“共收共配” 多模式探路“快递进村”

走进庆云县助农快递服务中心,只见申通、圆通等6家快递企业的上百名快递员们正熟练地在自动化分拣设备上分拣快递包裹,一改往日“各自为战”局面,统一分拣、统一配送,配合非常默契。

这些竞争激烈的快递公司为何能在一个屋檐下“搭伙”?庆云邮政管理局办公室主任马超说,针对农村快递包裹数量少、配送成本高等问题,县里引导申通、圆通等6家快递企业集中入驻、统一分拣、共同配送,实现快递“一口进、一口出”,通过抱团发展降低进村成本。

面对快递进村巨大的市场空间,不少地方和快递企业通过政府引导、市场自发的方式,加速布局下沉市场,涌现出“快快合作”“邮快合作”“交快合作”等多种模式,力求通过“抱团取暖”“共享资源”来降低末端成本,破解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难题。

相较庆云县的“抱团进村”,乐陵市则更进一步。去年初,乐陵市交通运输局引导县域内市场份额较大的申通、韵达、中通等6家快递公司,变单打群斗为联合成立乐陵市世纪通达仓储服务有限公司。乐陵市交通运输局邮政发展中心主任张军说,原6家快递公司资源共享、利益共分、风险共担,除了统一分拣、统一配送外,还实现了统一收件、统一价格、统一结算,1名业务员、1个乡镇、1个服务站可同时操作多家公司的快递,实现了“共配共收”。

世纪通达公司还在乡镇驻地以外寻找商超、农资店等第三方代派代收快递,构建起“县级中转、镇级分拨、村级配送”三级体系,有效降低了成本。“仅人工成本这一项,相比之前就节约了五分之四。”世纪通达公司负责人刘士鹏,也是原申通快递乐陵公司负责人。他说,派送成本降低17%,出港效益提升11%,派送时效提升40%以上,现在每天从村级派收的快件约7万票,占全市的80%左右。

位于朱集镇大常村的惠多多超市就是世纪通达的一个村级便民服务点。记者走进看到,超市一角被布置成快递收寄点,快递架上的快递按村庄有序摆放。超市老板王晓介绍,这个快递便民服务站服务周边两公里范围内的10个村。正在取快递的十甲王村村民郝硕说,“要是在以前,我得专门跑一趟镇上,现在骑上电动车几分钟就能取回来。日常用品大部分都在网上买,一般两三天就能到,很方便。”

济南市则利用“村村通公路、村村通客车”的优势,选择“交快合作”来实现快递进村。如位于济南南部山区的西营镇,通过快递企业与公交公司合作,全镇39个建制村全部实现直投到村。目前,西营辖区内60台公交车可随车捎带快递,每天约有1000件快递通过公交车送到各村,同时当地樱桃、油桃等农特产品通过快递发往全国各地,每天约有100件快递实现上行。“预计今年9月底前,济南市将基本实现快递进村全覆盖。”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局运输管理处处长崔勇说。

客货邮融合降成本 快递电商融合可持续

通过“快快合作”“邮快合作”“交快合作”等模式,制约快递进村的件量少、成本高、网点缺等梗阻,被有效化解,实现了快递企业降成本、村级网点铺开、群众方便收寄的多赢。与此同时,相关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这些模式在落地中各有堵点难点,要实现村级网点“养得住、养得活”,就要统筹利用各种资源,做到农村客货邮快融合发展和产业快递电商“两个融合”。

乐陵市有1042个行政村,在“共配共收”助力下,目前乐陵市已运行村级快递便民服务站119处,覆盖行政村797个。此外,当地还通过“交快合作”覆盖180个村,“邮快合作”覆盖65个村。“通过这三种方式的结合,我们才实现了快递进村全覆盖。”杨海峰说。

“对末端来讲,最好采用联盟机制或者协同合作机制,大家联手行动是更好的。”贯铄企业CEO、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表示,要利用好供销合作社、邮政及公共交通的资源,这样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服务也更好。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山东省邮政管理局今年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动农村客货邮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将以资源共享、客货兼顾、运邮结合、融合发展为原则,推进城乡客运、邮政快递、农村物流等网络、运力资源共享,降低“快递进村”运输成本,实现客货邮深度融合发展。

虽然成效明显,但刘士鹏坦言,“共配共收”模式在落地中还面临两大难题。一是世纪通达仅是县级层面的整合,原6家公司的总部并不赞成这样,各家公司还是要和各自总部打交道,完成各自的任务,好在这几年快递市场增长迅速,都能完成各家下达的任务。二是县级分拨中心分拨快递后,“交快合作”“邮快合作”存在利益分割矛盾,目前只是先把“快递进村”这个事情做起来中。

山东齐鲁普惠金融研究院秘书长黄迈介绍,由于“最后一公里”存在梗阻,快递进村有难度且进展缓慢,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电商发展,而电商发展相对落后又进一步导致村里快递业务量小,影响快递公司的网点布局和建设。因此,要使“快递进村”长远可持续,就要推动快递与当地产业和电商深度融合,使农村由单纯“收快递”向“产快递”“收快递”并行转变,形成良性互动。

部分地区已先行一步。在有“大蒜之乡”之称的金乡县,在“快递进村”带动下,电商进一步下沉农村,农村快递电商实现融合发展,金乡大蒜年寄件量达1000余万件、6000万斤。在此带动下,金乡快递业务量增长明显,从2019年的1009万件增加到2020年的2358万件。

乐陵市大常村是有名的小枣种植专业村,原来发快递不方便,鲜枣在网上不好卖。通过“快递进村”,去年大常村的快递量同比增长了450%,预计今年还会翻一番。乐陵市已陆续打造朱集镇优质农产品、杨安镇调味品等“快递+电商”深度融合示范项目。“我们鼓励快递企业为农村电商提供销售、包装、仓储、运输等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通过电商提升快递服务、以快递推动电商发展,电商与快递互为支撑、相互依存。”杨海峰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