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网怎么样(当当网因产品质量问题被通报)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一纸质量抽查情况通报,让当当网回到了公众视野,毕竟这些年,除了李国庆和俞渝两位创始人围绕当当控制权的“闹剧”牵动大众视角,对于当当网本身的业绩和经营情况已经鲜少有人关注了。那么当当网怎么样呢?

当当网因产品质量问题被通报

近期,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儿童及婴幼儿服装等8种网售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情况通报》,通报显示,此次在16家电商平台对567家企业生产的598批次产品进行了检验,检出100批次产品不合格,不合格发现率为16.7%。在不合格产品的出售平台中,当当网赫然在列,其平台上美特斯邦威旗舰店的婴童针织上衣产品和左西旗舰店生产的休闲裤产品均存在质量问题。最终,市场监管总局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抽查发现的不合格及涉嫌无证无照、无厂名厂址、假冒伪劣等产品,依法采取停止销售等有效措施,切实维护消费者权益。

被消费者投诉较多

在大多数用户的印象中,当当网只是一个图书电商,实际上当当早已从网上卖书拓展到电商综合平台,其品类也包括图书音像、美妆、母婴、服装和3C等多个品类。此次被抽检的产品就来源于其平台上的品牌服装旗舰店。有观点认为,产品质量不过关主要责任在于品牌方,电商平台只存在监管疏忽的次要责任,即便如此,当当网所售卖产品也多次因为质量、服务等问题被用户投诉,甚至是其主营的图书音像品类也不例外

近日有消费者在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上投诉称,其在当当网上买到的书籍为盗版书籍。

该用户表示,其7月20日在当当网费芸书店购买四本书籍了,收到的四个包裹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寄件人。该名消费者对此感到疑惑,便分别致电各家出版社,得到的答案确实四本书籍均为盗版。该用户随后将信息投诉给当当网,当当网则表示其所售均为正版书籍,有可能是印刷问题。后来该用户又联系平台书店,书店则表示因库房缺货从未给该消费者发过书籍。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根据电诉宝受理的零售电商领域用户有效投诉显示,当当网排名第13位;在另一家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当当网的投诉量为1623条。鳌头财经整理发现,其投诉大多存在于虚假发货、虚假促销、物流等几个方面。有用户表示,其在当当网久禄图书专营店购买两套大辞典,收货后却发现是一本青少年水浒传,卖家表示货品无误找当当客服处理,当当客服给出的答案则是用户自己进行退货。买书变成了“开盲盒”,对待自身主营品类尚且比较含糊,又怎能“苛求”当当网对旗下其他品类的品牌方产品做到严格的监督和把控呢?

夺权大战告一段落

近两年来,当当网引起关注的方式“并不光彩”,热播网剧《庆余年》第二季仍未播出,李国庆与妻子俞渝争夺当当的“庆渝年”却一场接一场,转向带货直播的李国庆似乎从中找到了流量密码。

近日,李国庆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再度提及此事,他表示自己被赶出当当就哭了一个礼拜,喝了三次酒,“即使那样的一礼拜,自己也重新出发,创办早晚读书。”为了夺回当当控制权,李国庆采取了“抢夺公章”的戏码,去年4月份,李国庆与随行四人前往当当网公司所在地索要公章和财务章,同时在公司内部发布《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该员工书显示,2020年4月24日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以下决议:公司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陈立等担任董事,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并自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选举其为董事。俞渝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无权代表当当公司对外做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为。李国庆作为当当董事长、法人、总经理,有权依法全面接管公司,负责公司经营管理。

随后当当网发布声明,表示已对李国庆抢夺公章行为报警,还披露了了公章等遗失明细,称遗失公章等即日作废。去年7月,李国庆再度闯入当当,当当在其官方微博上发文,称创始人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当日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

今年3月,李国庆抢夺公章一案的一审民事裁定书得以公布,中国裁判文书网对此案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裁定书显示,当当网要求李国庆向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07021元(暂计),其余四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李国庆一行人中的张巍、李俭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法院驳回了被告张巍、李俭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目前本案的最终结果仍未宣判。李国庆与俞渝的离婚案也同样未宣判,去年该案曾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二次开庭,法院未当庭宣判。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俞渝方一直拒绝承认感情破裂。时至今日,当当网的控制权仍牢牢掌握在俞渝的手中,天眼查显示,俞渝持有当当网运营主体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64.19684%的股份,并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同时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国庆手中只有27.51293%的当当股份。

就目前而言,夺权大战暂时停歇,或许当当网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提升产品和服务的品质,而不是屡次因质量问题和内部恩怨站上头条。

相关推荐